沙包网

我们的知青年代

编辑:沙包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6-03 08:24:19
编辑 锁定
电视剧《我们的知青年代》是李源执导,符馨尹、许亚军等主演的电视剧。
讲述了六、七十年代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生活。
类型
爱情
导演
李源
中文名
我们的知青年代
外文名
In our youth

基本信息

中文名
我们的知青年代
外文名
In our youth
其它译名
一起走过的日子
出品时间
2005
拍摄地点
中国大陆
导    演
李源
编    剧
莫伸
主    演
符馨尹符馨尹许亚军丁嘉丽
集    数
24集
类    型
爱情
上映时间
2007年
出品人
许晓峰,方沛,王广群

我们的知青年代剧情简介

编辑
故事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中期一个偏僻的山区农村开始。一位容貌出众的女知青,由于受家庭政治背景的影响,她难以受到公平的对待。尤其是生产大队革委会主任吕科虎对她的美貌一直垂涎三尺,当公社要求大队推荐知青去县上培养赤脚医生时,吕科虎将林慧如的名字换成同队的知青田爱萍,别有用心地将她独自一人留在村里。田爱萍是林慧如的好朋友,她开导林慧如要鼓足勇气,敢于同邪恶势力斗争,但是性格使然,林慧如最终还是选择了逃避的方法——独自到深山区去看守玉米。山外的男知青章勤到深山区采挖中药,无意中结识了林慧如。科虎悄悄来到山溪边,企图强暴正在洗衣服的林慧如。林慧如拼死挣扎,力渐不支。只好拼命呼叫,就在她已经陷入绝境之际,另外两名男知青章勤和胡雄文赶到,解救了她。林慧如独自坐在山坡上,情绪忧郁地吹起了口琴,突然,她惊讶地发现章勤返身走了回来。原来他实在放心不下深山荒野中独自一个留下的林慧如,决定留在山里一边采药一边保护她。他在距林慧如窝棚不远的地方又搭起一个窝棚…[1] 
高考大学招生,在县城学习的田爱萍被顺利推荐上了大学。与此同时,章勤也由生产队推荐去上大学,但是心怀叵测的胡雄文却告了章勤一状,并顶替章勤成了工 家兵大学生,而沉浸在爱河中的章勤和林慧如却丝毫不知…… 为了让林慧如摆脱吕科虎的迫害,章勤努力着将林慧如调到自己的生产队去。而林慧如因身体不适,回城找姐姐林冰如到医院检查,结果是怀孕!一个闪电般的消息,让林慧如觉得即幸福又痛苦…… 兼着对现实的恐惧下,带着复杂的心情,匆匆忙忙地赶回村子找章勤,此时章勤也正在急急地赶往公社,办理林慧如的调队手续。不巧的是:在山坡的转弯处,章勤被迎面前来的拖拉机撞到,坠落深谷……

我们的知青年代分集剧情

编辑
    第1集
      林慧如是一位容貌出众的女知青,由于受家庭政治背景的影响,她难以受到公平的对待。生产大队革委会主任吕科虎对她的美貌垂涎三尺,当公社要求大队推荐知青去县城上课培养赤脚医生时,吕科虎将林慧如的名字换成同队的知青田爱萍,别有用心地将她独自一人留在村里。林慧如独自到深山区去看守玉米,认识了到此采挖中药的外队男知青章勤。 一天,吕科虎悄悄来到山溪边,企图强暴正在洗衣服的林慧如,林慧如拼死挣扎,力渐不支,只好拼命呼叫,就在她已经陷入绝境之际,章勤和另一名男知青胡雄文赶到,解救了她。 章勤放心不下深山荒野中独自一人留下的林慧如,决定留在山里一边采药一边保护她。他在距林慧如窝棚不远的地方又搭起了一个窝棚。

    第2集
      一天早晨,章勤醒来,突然发觉睡在旁边窝棚里的林慧如始终没有动静。他走过去察看,这才发现林慧如不知什么原因正处于半昏迷状态。他十万火急地背起她往公社医院赶。 医生诊断林慧如是急性肺炎,必须紧急送往县医院抢救。但是通往县城去的每天一趟的班车已经开走了。万般无奈,章勤只好向医生借来一辆架子车,拉着林慧如朝县里飞奔而去……当林慧如被送进县医院时,章勤累得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经过医院的及时救治,林慧如终于恢复了健康,她对章勤生出由衷的感激之情。 吕科虎决定报复章勤,他组织起村里的民兵小分队,将章勤绑起来吊打,幸亏村里善良的梁栓栓看不过去,解救了章勤。

    第3集
      看着章勤被打得遍体鳞伤,林慧如泣不成声。她劝章勤回到自己的生产队去,不要再管她,但是章勤坚决不肯。相依为命的生活使他们越走越近,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狂暴的风雨将章勤和林慧如驱赶到了一起,一切都那么自然,他们拥抱在一起。 大学招生开始了,在县城学习的田爱萍被顺利地推荐上了大学。与此同时,章勤和胡雄文所在的生产队推荐了章勤。大队支书朱明礼特意嘱咐胡雄文必须通知章勤赶回来填表。但是心怀叵测的胡雄文却走进了招生人员住的地方告了章勤一状。胡雄文如愿以偿顶替章勤成为一名工农兵大学生。 所有这一切,沉浸在爱河中的章勤和林慧如丝毫不知。为了让林慧如摆脱吕科虎的迫害,章勤酝酿着将林慧如调到自己的生产队去。林慧如觉得身体很不舒服,于是回城找到姐姐林冰如,林冰如带她到医院检查,结果发现是怀孕了。  .

    第4集
      林慧如怀着复杂的心情急急赶回村子去找章勤,与此同时,章勤也正在急急地赶往公社,他抓紧时间办理着林慧如的调队手续。在山坡的转弯处,章勤被迎面而来的拖拉机撞伤,坠落深谷。 章勤的离世使林慧如悲痛欲绝,为了永远怀念他,也为了保存他们的爱情结晶,林慧如坚决不听姐姐的劝告,生下了孩子,并为孩子取名思勤。 姐姐冰茹瞒着妹妹把思勤送给了农民夫妇梁栓栓、杜翠翠领养。 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林慧如终于迎来了招工回城的通知书。 七年以后,林慧如已经是省城一家医院的护士了,她认识了住进病房的一位叫楚若枫的青年。楚若枫由于化工厂的化学试剂泄漏事故造成了双眼出现短暂失明。他有着很好的家庭背景,父母是外交官,他本人是本市一所名牌大学的毕业生,并且最近将去美国继续深造。

    第5集
      胡雄文毕业后被分配到省城一家科研所里工作,对林慧如的美貌垂涎已久的他,找到田爱萍为他做红娘。 科研所年轻的资料员童红艳对胡雄文很有好感,主动向他贴近。胡雄文对童红艳不屑一顾,施以冷淡。但是当意外地得知童红艳的父亲就是科研所的上级主管领导童传基时,他顿时变了一副嘴脸,在向林慧如大献殷勤展开感情功势的同时,开始了和童红艳小心翼翼的周旋。 林慧如丝毫不知胡雄文的真实品质,只是敏感地觉得胡雄文身上总有一些让她吃不准、摸不透的东西。姐姐林冰如听说胡雄文是科研所重点选配出国的人员,非常看好他,尽全力怂恿这门亲事。 与楚若枫同病房还住着一个可爱的小孩子航航。在短暂的相处中,两个病友和温柔善良的林护士之间出现了很深厚的友谊。当楚若枫的眼睛治愈、去掉纱布时,守候在他身边的林慧如大吃一惊:他太像章勤了!

    第6集
      林慧如对楚若枫产生了很复杂的感情,甚至感觉是章勤没死。而楚若枫更是被林慧如的气质和美貌所倾倒,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随着接触的增多,他发现自己已经渐渐爱上了林慧如。尽管林慧如对楚若枫有好感,但碍于和胡雄文的关系,她竭力将他看成一位普通病人,并在接触中保持着仅此而已的分寸。 胡雄文为了达到顺利出国的目的,在童红艳面前继续小心翼翼地做着感情游戏,满身世侩气的科研所李所长为了讨好自己的上级领导,也不遗余力地为两个年轻人搭桥牵线。胡雄文虽然不喜欢童红艳,但又不敢得罪她。当得知出国名单上已经确定有自己的名字时,他作出一个自认为很高明的决断——尽快与林慧如结婚。  .

    第7集
      遥远的三岔河小山村,思勤已经长大,学习成绩很好。梁栓栓在一次上山挖药材的时候,不慎摔伤,被县医院诊断是摔坏了股骨,成了瘫痪。杜翠翠艰难地挑起了家庭生活的重担。 李所长告诉胡雄文被取消了出国资格,胡雄文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这个事实。盛怒之下他思考出了导致这个结果的原因,他一方面让表弟胡大巴出现在科研所大造舆论说林慧如身体不好,自己的母亲坚决不同意这门婚事,另一方面又专门跑到资料室去,在童红艳面前表演了一出苦肉计,以证明自己的无辜和清白,和童红艳假戏真做地玩起了一场更加深入的感情游戏。

    第8集
      童红艳终于经不住诱惑,陷入了与胡雄文的感情漩涡。一天,她与胡雄文手挽手地一起转商店,正好碰上了也在商店里购物的林慧如。胡雄文急忙向林慧如解释,同时通过林冰如给林慧如做工作,表明这一切都只不过是假戏真做,是为了哄骗住童红艳。上报局里的出国名单上又恢复了胡雄文的名字,看到这个结果童传基很不理解,女儿任性他是知道的,但婚姻大事怎么可以由着性子胡来呢?于是他反复询问,胡雄文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自从梁栓栓摔伤后,杜翠翠的日子就过得很艰难。此时的吕科虎虽然早就下台了,但他秉性难移,多次趁翠翠不在家的时候给梁栓栓做工作,明目张胆地表明要与梁栓栓共妻。梁栓栓愤怒之极,痛斥他的无耻行径。然而吕科虎有恃无恐,经常到他家里去挑衅并开始直接向杜翠翠进攻。看着善良的妻子倍受侮辱却不能保护她,栓栓心里痛苦万分,几经思索,最终选择了自杀。自杀的梁栓栓被偶然回家取东西的思勤救下,一家人为此哭作一团。

    第9集
      日子在艰难中顽强地向前走着。一天,思勤带着梁栓栓来到省城一家医院治疗股骨损伤。在医院的大楼下,林慧如偶然遇见了思勤。她眼里这位淳朴而可爱的乡下小女孩正向她询问着什么,突然远处一位男子高声地叫她。当林慧如听见男子将眼前这位乡下小女孩叫做“思勤”时,她愣住了,然而她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叫思勤的女孩子正是自己的亲生骨肉。 胡雄文出国学习的事情得到了确定,当他轻而易举地获取了童红艳的温柔时,他就更想得到林慧如了。 楚若枫一个人在湖边散步,突然他听到一声救命的呼唤,拔腿向着喊声方向奔去。原来有三个歹徒正在行凶,其中两个歹徒正在殴打一个男青年,另一歹徒则用刀子威逼着一位姑娘。楚若枫定睛一看,那姑娘正是林慧如。楚若枫顾不得其他,与歹徒展开搏斗……

    第10集
      楚若枫在与歹徒的搏斗中身受重伤,在医生的全力抢救下脱离了危险。林慧茹无意间听到了楚若枫和她父亲的对话,这才深切地感受到楚若枫对自己的爱,以及楚若枫为人的真诚和正派。痊愈后的楚若枫很快飞往美国。 田爱萍的男朋友赵浩推荐在大学任教的魏老师来帮助林慧如补习英语。闲谈中,魏老师知道了林慧如当年是在钓鱼台公社插队的,于是告诉她自己去过这个公社,是为大学招生去的,并由此牵出话题,谈到了章勤,谈到了摸黑前来告状的胡雄文。林慧如这才如梦初醒,发现胡雄文竟是一个心怀叵测、阴毒之极的人! 林慧如愤怒之下与胡雄文决裂。很快,胡雄文便和童红艳结了婚,并双双飞往国外去深造。

    第11集
      与胡雄文分手以后,林慧如的心里反而变得更踏实了,她把全部精力都用到了学习上,她要抓住最后的机会考上大学。 半年时间过去了,正当林慧如为考大学而刻苦努力的时候,她接到了楚若枫的越洋电话。原来,楚若枫已经为林慧如和胡雄文寻找到一个去美国留学的机会,特意征求他们的意见。当楚若枫得知胡雄文已经去了德国时,他希望林慧如能接受和抓住这个机会。这一次林慧如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很痛快地答应了他。然而,由于随楚若枫一同到美国深造的吕明丽的从中作梗,林慧如还是没能去成美国。

    第12集
      10年后,胡雄文和童红艳回到国内。胡雄文创办了自己的公司,他雄心勃勃想要打拼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他在德国期间的情人李雅婧也背着童红艳悄悄地回到了他的身边。 此时的林慧如成为一家研究所的研究员,和姐姐林冰茹依然相依为命地生活在一起。这时,楚若枫也回国,成为了上海东方公司的董事长。 在黄川工程招标中,胡雄文发现主要竞标对手是东方公司,便让手下打听老总是谁。

    第13集
      楚若枫在与胡雄文关于工程联络的聚会中才得知胡的夫人不是林慧如,而胡雄文却认为楚的夫人是林慧如,两人都觉得奇怪,因为他们当初都收到了莫名其妙的信件。原来是吕明丽捣的鬼,她由于得不到楚若枫的爱,出于嫉妒花费心机使得两个深爱的人终于因误解而分手。楚若枫知道这场阴谋的制造者是吕明丽后,怒不可遏,让公司给了她严厉的制裁。楚若枫通过田爱萍找到林慧如,知道她至今还是一个人时,兴奋不已。林慧如见到楚若枫时却惊住了。

    第14集
      楚若枫把自己找到林慧如的事情告诉了公司的顾总,并与林慧如结了婚。 由于胡雄文的公司刚刚成立,尚不具备自主施工的实力,而他又不愿让更多的公司来分享这份很可能会到手的利益,思考再三,他决心主动向林慧如靠拢,拉住东方公司。同时他又让自己的情人、公司办公室主任李雅婧去盛情约请楚若枫,恳请他携夫人一同赴宴交友。林慧如本能地拒绝了,并劝阻楚若枫也不要与之交往。 没有达到与东方公司合作的请求,胡雄文又打出另一张王牌——让童红艳出面请父亲童传基帮忙,介绍他们与负责招标的重要人物李洪昆见面。

    第15集
      胡雄文安排公司胡大巴给招标办主任李洪昆送礼被拒绝。胡雄文让胡大巴打听李主任有什么爱好,以便下一步采取行动。 鉴于想整垮东方公司和楚若枫这个共同的目标,吕明丽同意听从胡雄文的计谋,千方百计地用金钱及美色去贿赂李洪昆。李洪昆终于经不住诱惑,拜倒在风流女郎吕明丽的石榴裙下。

    第16集
      林慧如给楚若枫写了信,告诉楚自己在下乡时的情况,这封信正好被姐姐林冰茹发现,姐姐告诉她绝不能把这些事说出去。 胡雄文通过吕明丽与李主任的关系搞到了一些招标信息,认为公司在竞标的过程中暂时处于优势了,于是再一次找到林慧如商谈合作事宜,被林慧如拒绝。

    第17集
      看到林慧如这一关不好打通,胡雄文决定绕开林慧如直接进攻楚若枫。 李洪昆的苟且之事终于被其老婆胡云芳发现了。胡云芳不仅打上门去,而且到机关大闹。至此童传基知道女婿并不是在本分诚实地经营公司,而是利用他的职权在胡作非为,他不能容忍女婿的不轨行为,于是将女儿、女婿叫来狠狠批评了一顿,并告诫他们好自为之。

    第18集
      胡雄文掌握招标的底价和操作方式,这使楚若枫没有想到。楚若枫答应与胡雄文合作,并让林慧如去和胡雄文谈判。林慧如很不理解,楚若枫告诉她不要意气用事。 岳父的批评丝毫没有引起胡雄文的重视,他依然如故,我行我素。由于竞标已拉开了帷幕,胡雄文使出深身解数挑拨林慧如和楚若枫的关系,致使二人的感情开始出现危机。

    第19集
      当年,因报复胡雄文而入狱的吴文丽,现在开起了出租车。这天,吴文丽来到童红艳的单位,给她送来了一封信,信中让她注意胡雄文的一举一动……童红艳拿着这封信来找父亲。童红艳对胡雄文的所作所为还是有些了解,只是知道得没这么详细。她正不知如何是好,在回家的路上,突然看见胡雄文与一个女人一同进了一家商店。 自从胡云芳来局里大闹以后,深陷爱河的李洪昆不但没有收敛,反而破罐子破摔,铁了心要和胡云芳离婚,一心要投奔吕明丽的怀抱。

    第20集
      童传基见李洪昆如此执迷不悟,深怕他在错误的道路上越滑越远,于是找来李洪昆谈话,告诉他这是胡雄文为竞标而设置的圈套,要他尽快悬崖勒马。李洪昆害怕了,他开始对吕明丽和胡雄文的阴谋抱有一丝警惕,不再向她透露有关工程方面的信息。 胡雄文私下买了房子与李雅婧同居,被童红艳发现,她回到家里向父母哭诉。经过反复思考,童传基向女儿建议,劝胡雄文不要继续办公司。他说,如果在没有钱、做好人和虽有钱却当坏人这二者之间选择,他希望女儿毫不犹豫地选择前者。 思勤的学习成绩很好,要上大学了,但由于翠翠身体不好,加上栓栓又不能下地干活,夫妻俩思前想后决定让思勤寻找自己的亲生母亲。

    第21集
      为了不使胡雄文朝更坏的方面发展,童传基决定利用职权限制一下胡雄文。经过周密安排,他让李洪昆帮助恢复了本该就有的东方公司的竞标资格,接着暗示楚若枫的公司认真准备材料。已经被胡雄文搞得焦头烂额的楚若枫和林慧如看到局面有所改观,很是纳闷,虽然他们的感情生活还在打着冷战,但事业的转机还是令二人感到欣慰。竞标终于开始了,在险象环生的竞标中,机关算尽的胡雄文最终没能夺标,他气极了,当他最终得知是岳父大人在做“手脚”时,丧尽天良的他让吕明丽写匿名信诬告童传基,决心将他推倒。

    第22集
      东方公司夺标后,胡雄文想从楚若枫手中拿得分包项目,林慧如和楚若枫在与胡雄文的合作问题上又产生了分歧,并且分歧越来越大,进而影响到两人的感情。为了处理好和楚若枫的关系,林慧如答应不再干预楚若枫的决策,但眼前看到的一切却使她无法沉默。她再一次去找楚若枫。然而被胡雄文蒙蔽了双眼的楚若枫已有了一种相当固执的成见,他根本无法听进妻子的意见。无奈之中,林慧如只好背着楚若枫又一次拒绝了与胡雄文的合作。 胡雄文狗急跳墙,用高价收买歹徒,准备杀害林慧如。但也许是天意,林慧如没有死,她被一位路过的司机解救了。

    第23集
      夺标后的东方公司仍然不得安宁。胡雄文十分清楚,要想在楚若枫那里拿到分包工程,必须继续离间她们夫妻俩,继而达到搞垮东方公司的最终目的。 为了妹妹的婚姻幸福,林冰茹特意找来田爱萍充当说客。田爱萍在楚若枫面前大骂胡雄文。善良单纯的田爱萍没有想到,她这样做的结果恰恰适得其反,使楚若枫加重了对林慧如的疑心。 林慧如非常清楚,这一切都是胡雄文造成的,他已经使自己和丈夫的关系蒙上了一层巨大的阴影。更重要的是,她从一点一滴中感觉到,胡雄文已经部分地掌握了她以前和章勤在一起的一些事情。思来想去,她叫来田爱萍商量,将自己曾经经历过的一切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她,并希望她来告知楚若枫,并正视现在的一切。 梁栓栓家,当思勤得知栓栓和翠翠不是自己的亲生父母时,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 童局长被人用匿名信诬告,受到沉重的打击,但他并不知道告状人是谁。

    第24集
      组织上对李洪昆收受黄川工程贿赂进行调查。作出对童局长宣布退居二线,对李洪昆开除公职的决定。而胡雄文一方面对林慧如步步紧逼,欲致她死地;一方面他又丧尽天良地将岳父童传基和李洪昆推上了被告席。胡雄文终于取得了一个分包项目。但他并不满足,他对林慧如已是恨之入骨。 思琴根据母亲提供的情况去找蔺大夫,凭着蔺医生提供的线索,来到省城寻找母亲。林冰如突然见到被她遗弃的思勤来到家门并称呼自己大姨时,惊的两眼都凝固住了。可是考虑到楚若枫和林慧如目前的社会地位,尤其是考虑到楚若枫至今对此事一无所知,为了妹妹的前程和幸福,林冰如下决心不认思勤。她硬着心肠将思勤拒之门外,并语气坚决地告诉她,林慧如根本不是她的母亲。思勤走后,林冰如心里很乱,她决定将此事继续隐瞒,一直隐瞒到底。当她得知思勤的养父母身患重病,生活十分困难时,林冰如慷慨地要送给她一笔钱做补偿,同时要求她答应永远不和林慧如见面。永远不要再提认母亲的事。思勤拒绝了,思勤心里受到极大的伤害,她误以为是自己的妈妈嫌弃不要她,从而产生出强烈的憎恨情绪。她决心找到林慧如,当面质问她。

    第25集
      胡雄文不断地拈花染草,所以和李雅婧也不断发生冲突。与此同时,他的公司也越来越不景气。他一心想搞垮东方公司,但没想到对方却一路顺风。他拼命想搞到对方的商业情报,但对方的阵营却坚如磐石。就在他万般无奈之际,思琴来到林慧茹的公司门口寻找林慧茹,由于慧茹非常相信姐姐冰茹,认为思琴早已去逝,思勤被慧茹拒绝的情景被胡雄文看到,他认为终于找到了林慧茹的把柄——慧如在农村生下过一个女儿!更重要的是,这个叫思勤的女儿正千方百计认母无门,于是,一个大阴谋瞬间便在胡雄文的脑海中完成了,他开始主动找上门去,千方百计地照顾思勤的生活,并告诉正处于贫敝交错境状中的思勤,用不着担心:他会替她讨回公道!涉世不深且心底单纯的思勤对胡雄文很是感激。这使胡雄文非常振奋,他认为握有思勤这张王牌,他就如鱼得水,可以毫无顾忌地步步进逼林慧如。 由于招标办主任李洪昆收受贿赂被开除公职,他开始怀疑吕明丽,并以此展开调查,找到幕后真正的指使者。因为胡雄文收留思勤是为了要挟林慧茹,他的行为被办公室主任李雅倩劝阻,因此它们之间产生了分歧。

    第26集
      胡雄文去参加林慧如主持召开的一个宴会,并请服务小姐将林慧如请到隔壁的一个包间里去。林慧如进到屋子里,她才明白又是思勤来认她做母亲。她惊异不已,不明白这个来自农村的小姑娘为什么对自己有那样大的仇恨和怨气?和此前一样,她也根本不相信思勤会是自己的女儿,但她很快发现,问题决不这样简单。思勤非常犀利地说出了几件外人谁也无法知道的、林慧如当年插队的秘密后,林慧如震惊之极。她无法接受这一事实,也无法承受这种致命的打击,但是当她最终发现思勤确实是她的女儿,确实至今活还在人间,并且对她已经怀有一种十分仇恨的心理时,她心痛欲裂,当场昏死过去。 林慧茹回到家询问姐姐冰茹关于思勤的事情,姐姐仍然向妹妹隐瞒有关思勤的事情,被妹妹慧茹痛说了姐姐,情急之下说了不该说的话,姐姐也觉得对不起妹妹,喝药自杀,幸好被妹妹发现。

    第27集
      慧茹把姐姐送到了医院,,姐姐向妹妹说出了心里话,慧茹原谅了姐姐。慧茹回到公司把自己在下乡的事情全部告诉了自己公司的工程师顾总,让顾总出出主意如何帮助自己来协调和女儿的关系,并让顾总到学校向女儿撒谎把女儿接到了家里和姐姐一起把真实情况告诉女儿,请求女儿原谅。由于思勤对林慧如有着严重的误解,还是不原谅母亲,并自觉地和胡雄文站在一起。此时思勤已经被胡雄文挑唆,非常恨自己的母亲,决心与自己的母亲“血战到底”。 为了保护和争取思勤的回来,林慧如不得不向胡雄文妥协,在生意上向他让利。她违背了不与胡雄文合作的初衷,在胡雄文的威逼下开始步步妥协。几乎答应了胡雄文在工程方面的一切无理要求。然而这一切并没有使胡雄文收敛,倒反而胃口却越来越大,步步后退的结果是她步步被动,她发现如果再继续后退,她终将陷入家庭解体和事业崩溃的双重绝境之中。她决心向楚若枫坦白地说出一切,求得他的谅解,取得他的支持。 李雅婧在医院检查时发现怀孕了,雅倩把怀孕的事情告诉胡雄文,但她敏锐地发现,胡雄文现在对她的一切根本就不关心。这使她越来越相信了自己对胡雄文的判断。吕明丽的住处终于被李洪昆发现,并从吕明丽的口中得知写匿名信的幕后指使人是胡雄文。

    第28集
      李洪昆把这个消息告诉童传基时,童局长询问女儿童红艳这件事,得到了红艳的证实,这件事正好被前来找红艳摊牌的李雅倩在门口听到。童局长愤怒之极突发脑溢血死亡。童红艳悲痛失声。至此她才认识到自己的丈夫是个魔鬼,是一条吃人的豺狼。一向缺乏心计的童红艳这一回却变得很能沉得住气,她表面不动声色,内心却在寻找机会,决心要报杀父之仇。 哥哥童宏伟的港口有一船矿砂急待处理。童红艳认为报仇的机会终于来了,她要用这船矿砂来葬送胡雄文。她精心策划使出钓饵。 一系列事件的发生,使李雅倩不仅确认了胡雄文品质的恶劣,而且进一步确认了她和胡雄文的关系也不过是一场可怕的逢场作戏!她到医院做掉了孩子。  吕明丽经历了这么多,也终于知道了自己的过错改邪归正,她离开了这个的城市前往美国。

    第29集
      胡雄文极力想购买矿砂,约见林慧茹提早预付工程款。 楚若枫终于知道了在林慧如身上曾经发生过的一切,虽然在这之前他已经开始怀疑林慧如,但当林慧如亲自告诉他自己曾经和章勤生下过一个女儿时,他还是惊呆了。他无法接受这个事实,陷入了痛苦的深渊。 为了求得楚若枫的原谅,林慧如决定离开家里一段时间,让楚若枫做一个冷静而从容的思考。她在大夫蔺燕萍的帮助下,一起来到了三岔沟村,她找到了梁栓栓和杜翠翠,知道了这些年他们辛勤抚养思勤的一切。在虽然贫苦但却淳朴的栓栓和翠翠面前,她情不自禁地泪流满面。 李雅倩已经感觉到童红艳给胡雄文设的圈套,想提醒他,但因在孩子做掉的问题上产生了更大的矛盾,使得李雅倩没有把事情说出。

    第30集
      胡雄文眼看着转手便能赚到一大笔钱的那船矿砂无法到手,于是狗急跳墙地开始走歪门邪道。他看见童红艳拿回来的各种银行凭证,终于动了念头。他动员童红艳帮他在银行做假,早已摸透了他心思的童红艳假装害怕,犹犹豫豫地答应了他。 胡雄文终于做好了一切准备,采取违法手段骗取资金。当他雄心勃勃地乘坐飞机赶往大连港口时,已经看出事情端倪的李雅婧含蓄地劝阻他,但是遭到胡雄文的拒绝。 李雅婧回到公司就找思勤,劝说她回到自己母亲身边。之后她回到办公室,给吴克林总工打去电话,希望他能将已经负责的工程尽心尽力地负责到底,之后乘坐飞机离开了这个让她伤心的城市,走之前告诉胡雄文希望他不要一错在错,回头是岸。 与此同时,童红艳不动声色地抓起了电话,声音平静地向公安人员报案:丈夫胡雄文采取犯罪手段制造各种假证明,现在已乘坐飞机前往大连,准备违法套取银行资金……  风雨过后是彩虹。在田爱萍,赵浩,顾总等人的帮助下,楚若枫终于看清了胡雄文的恶劣本性,也终于站胜了自己。回想起发生的一切故事,他更加认识到妻子的可贵之处。他和顾总一道,驾车前往三岔沟村,高高兴兴地接林慧如回家。也就在同时,恶贯满盈的胡雄文不知死活地在大连违法作案,被早已守候在银行里的公安人员戴上了手拷。

我们的知青年代演职员表

编辑

我们的知青年代演员表

我们的知青年代职员表

导演 李源

我们的知青年代音乐原声

编辑
我们的知青年代片头曲《用心付出》
演唱:郑箫
我们的知青年代片尾曲《我走了》
演唱:郑箫

我们的知青年代剧集评价

编辑
记忆总是在快要消退的时候勾起一丝欲望。象光线要穿越迷雾那样,任丛林怎样的茂密都无法阻挡。当它清澈的透明起来后,那欲望便泛化出青春的模样。象剧中的林
海报
海报 (2张)
惠如、田爱萍、章勤和胡雄文。
这是青春的集合青春的雕像。他们跳跃、热烈,沉淀着纯洁和忧郁。在快乐与悲伤中,用人生最具活力的那段时光雕刻了青春的记忆。
青春可以记忆?如果是的那么林惠如,这个让人一见清心再见倾心的女生,当你看见她的瞬间,便感叹了上天的公平。
女人可以美丽也可以温柔,如果即美丽又温柔,便注定了这女人一生的伤痛。这是命运,不可抗拒。就象章勤注定要为爱情付出代价,从山崖上摔得粉碎一样。什么都没有留下。生命、甚至他们的骨血。

  那块骨血从林惠如的身上一落地,便被她的姐姐演绎成了秘密。这秘密几乎守了一生,最后还是被胡雄文攥在手里成了商场上的筹码。
胡雄文是幸运的。他天生了一种机灵。适时的抖开,便可以让自己常常的绝处逢生。上学如此,工作如此,婚姻更如此。特别是在后来的社会变革中,胡雄文好风凭借力左右逢源占尽了先机。
  他有错吗?他所做的一切正是每一个人内心里曾经有过的欲望。只不过在他身上表现的更加激烈。
其实在现实生活里,即便胡雄文不这样做,也会有王雄文、李雄文这样做。这是社会存在的真实,是人性生物属性中不可回避的缺陷。姑且念他一点好吧。他毕竟帮助过林惠如。帮她看过玉米。在狼群出没的山里,整整两天。他虽然是个男生,但那时还只是一个孩子。
很多年以后他也内疚自省过,为愧对好友章勤而想以婚姻的形式来补偿林惠如。但是他的人品决定了他在对与错之间的暧昧。逻辑般的误入了歧途后,最终毁在了头脑简单的妻子手里。

  至此我们不得不唏嘘,人与人之间真是防不胜防。连这么简单的女人都用了心计,不知道是社会进步了还是人性进化了。
本剧另一个男主角楚若枫,是和林惠如一起作为主流价值观的代表贯穿全剧的。做为丈夫,他对林惠如的包容喻示了社会的宽容。而林惠如所有的过错就是她和章勤那个私生的孩子。这个孩子本身没有任何罪过,只是她的到来,不管章勤是否活着,即便是在今天,也隐喻了社会的问题。
  这种问题不是你站错了方向,或是你买错了东西,而是活生生的不可更改。你除了包容别无选择。
如果象林惠如的姐姐那样,把她掩盖起来视而不见,无论你的初衷是怎样的善意,到头来等她逼视你的时候,你只有出门去挂东南枝。剧里的丁嘉丽没有上吊,她吃了致命的药片。这个死局是我猜中的。只不过我比编剧要心狠,我不会让这个貌似母亲一样却没有母亲般心肠的人物再活着。因为只有她结束了才能明证错误的终结。
《我们的知青年代》还用大量的篇幅描写了后知青时代的生活。在商场激烈的角逐中,这些从农村回归到城市的青年人与名利为伍与爱恨纠结,让故事变得跌宕起伏。
李雅靖是胡雄文从国外带回来的女人。这女人弄错了做小三的概念。她要胡雄文的心。想做舒婷《致橡树》里的那株木棉:我如果爱你/绝不象攀援的凌霄花/我如果爱你/绝不学痴情的鸟儿/也不止象险峰/甚至日光/甚至春雨/我必须是你近旁的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这样的女人是好女人,但是在胡雄文那里她表错了感情,结局自然无因就无果。
吕明丽是故事中的悲剧人物。她除了貌若桃花还带了几分棱角。面对爱情象一只斗兽,勇敢却屡战屡败招致身心俱伤。最终含仇饮恨成了名利场上男人之间的牺牲品。有人说她是官场上的妓女,其实如今的妓女早已忘却了青楼的文化。而如今的嫖客也根本不及浅盏低唱的柳七郎。
吕明丽的可悲还在于她对自我的忘却。当她无心恋战准备退却时,坐在侯机室里那一大段画外音,竟然是她内心对楚若枫忏悔的自白。
  我不是女权主义者,但是做为个体的人,则一贯主张人格的独立。至少象北飞的候鸟那样: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一半洒落阴凉/ 一半沐浴阳光/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
  献给愚蠢的吕明丽。
《我们的知青年代》是一部好看的电视剧。它画面唯美音乐感人。几位女演员参差叠摞的恰到好处。特别是着装,会让人想到剧作们审美的品位和细腻。
  男演员韩青算得上青年才俊,没留意过他的其他作品,但是爱死了剧中的章勤。许亚军也是不错的演员。老戏骨杜雨露的身上仍然留有方英达的威严。他的分量平衡了角色的结构。
《我们的知青年代》纠结了一代人的情感。这情感无论怎样的跌宕,最终将归于宁静。象剧中的田爱萍和翠翠那样平淡,无华。但是她们与生俱来的善良和正直却给了人们以生命的震撼。
电视剧结束后,你会想念所有与你一样有过青春时光的人们。不管他们做了什么。只要是做了就不要后悔。正象它的片头插曲:生下来是一场考验/活下去是一次次挑战/恩与怨转眼烟消云散/对与错本来就无需判断。。。
一切都是过去,一切都已经过去。社会有序的标志是人们越来越能够清晰的界定出对与错,而社会进步的标志则是人们越来越能够宽容对与错。[2]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爱情剧 电视剧作品 电视剧 影视作品 娱乐作品